死于养老院的102岁老人:被布条捆绑七天,最终也没能挣脱被绑7天“名片”没了

发布时间:2019-06-04   来源:全讯网论坛   

点击蓝字“凤凰WEEKLY“,星标或置顶公众号

直至去世前,江西南昌市102岁老人高仔还是未能挣脱绑在右腋下用被单撕成的约束带。她死在了养老院内的床上。有人觉得100多岁的老人,死了也正常。


高仔的尸体被火化、安葬后,家人在养老院为其收拾遗物时向院方提出,想要看下老人去世前的监控录像,以确定去世准确时间及去世前的状态。

监控录像中,侧身躺在床上的高仔被两名护工用约束带绑在床上,老人虽然多次示意不要绑,但还是未能阻止。护工离开后,老人靠一只手费力解开约束带,但很快被护工发现,第二次被绑。高仔还是不放弃,第三次约束带被加固的更紧。

原以为高仔是自然死亡的家人,开始质疑老人是非正常死亡,并向警方报案。由于尸体已经火化,公安机关以此案“没有犯罪事实”为由不予立案。而据警方查看高仔去世前的7天监控录像,发现老人此前也都被约束带绑着。

而作为养老院一方这样做,也是出于对高仔安全的考虑,此前高仔夜间下床时摔伤过。南昌市青山湖区民政局在5月16日对涉事养老院九九颐家康养中心下达了停业整顿的决定,指出该康养中心对入住老人进行保护性约束过程中存在不规范的行为,并存在比较严重的管理问题。

但相关部门这一阶段的调查结果,并未得到高仔家人的认可。

而在法律界人士看来,高仔是不愿意被约束带捆绑的,但院方仍然这样做,并对挣脱约束带的高仔两次加固,这样的方式极有可能导致百岁老人的死亡,这符合虐待被监管人罪,而养老院对此也存在监管不当和失职的过错。另外,监控录像中护工的行为已经明显对高仔造成伤害,这是一个常识的判断,而警方不能因没有尸检报告便不予立案。

外婆走了

今年4月7日22时40分左右,高仔的小女儿接到九九颐家康养中心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她的母亲在养老院过世了。

“不要难过,老人走得很安详,没有痛苦。”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安慰高仔的儿孙们。听到这一番话,家人们也觉得老人是自然死亡,也算是一个一生都很有福气的老太太了。

两年前,家人为了让高仔安度晚年,再加上她的三个女儿年纪也很大,照顾高仔很吃力。最终一家人商量后决定,于2017年9月16日将老人送到了位于南昌市青山湖区的九九颐家康养中心,这是一家星级养老机构。

高仔虽然年纪大,但没有任何疾病,可以自己走动,神志清醒。按照养老院对高仔的护理等级评估,高仔是介护等级,每月床位费、餐饮费、服务费共3800元。

在高仔家人与九九颐家康养中心签订《养老服务合同》健康状况陈述书中,老人的脾气秉性一栏写着“还好”。“老人说话很直,有啥说啥,从不憋在心里。”高仔的家人说。

102岁老人高仔的死亡证明和与九九颐家康养中心的合同

高仔出生于1918年,102岁是她的虚岁。她有三个女儿,大女儿今年80岁,最小的女儿也已经67岁。和母亲高仔一样,三个女儿身体也十分硬朗。

“一家人都很长寿。”高仔的外孙女彭淑芳说。外婆平时很爱喝水,在饮食上,喜欢吃有味道的东西,最爱的就是红烧肉、红烧排骨,即使再爱吃的东西,她也只吃一点,从不多吃。并且经常把儿孙们带给她的好吃的,分享给养老院里的其他老人。这可能是她长寿的几个原因。

高仔生前在养老院自己吃饭

高仔还是一个手不闲着的人。入住养老院前,高仔轮流在三个女儿家中住,家里那时最常用光的生活用品就是肥皂,老人喜欢洗洗涮涮,洗完后再把东西叠得整整齐齐。

年轻时的高仔就把整个家照顾得井井有条,三个女儿结婚后,十几口人一直生活在一起。高仔一个人还把三个女儿家的8个外孙子、外孙女照顾大。外孙子、外孙女对外婆也是格外孝顺。

高仔去世第二天,她的外孙子、外孙女便从各地赶回南昌,为外婆找墓地、料理后事。4月9日,高仔的尸体被火化并安葬。

南昌有一个习俗,逝者落葬后的第三天叫“关山”,这一天会把逝者的遗物火化。所以在4月10日,高仔的儿孙们到了养老院整理遗物。

“养老院当时确定不了老人去世的时间,而且我们也想看看老人去世前的状态是什么样的。”高仔的大女儿胡兰如说。当一家人向养老院提出查看高仔房间的监控视频后,院方并未拒绝。看了一会儿视频后,高仔的儿孙们经历了心疼、愤怒再到质疑,最后向辖区湖坊派出所打电话报警。

被绑7天

“吃了午饭之后,还能吃进去,胃口很好,坚持不用我喂她喝粥。”胡兰如说。听养老院其他老人说,当天晚饭,高仔还吃了8个饺子。回想起4月7日当天,高仔的状态还是很好的。14时左右,她在女儿的陪同下去养老院看望母亲,由于没地方停车,胡兰如只能一个人走进养老院,他给母亲送去了稀饭、绿豆糕和茯苓饼。等母亲吃完后,胡兰如匆匆返回女儿的车上。胡兰如没有想到,这是她见母亲的最后一面。她也是高仔生前最后见过的唯一亲人。

高仔的儿孙们调取了4月7日老人房间17时30分至23时30分的监控视频。视频中,高仔穿着花外套,双手拄着床,她可以从床中间慢慢挪到床头的位置。接下来的一幕幕,一次又一次让高仔的家人们觉得,她并非自然死亡。

17时35分起,高仔在男护工的搀扶下回到房间。几分钟后,女护工进入房间为高仔脱外套、洗脚、更换成人纸尿裤。

17时52分,高仔向左侧身躺在床上。女护工给她盖好了黄色的被子,并从枕头旁边拿出约束带,将床两侧的护栏和床头都用约束带围起来。高仔多次示意女护工不要绑,但并未能阻止。女护工还从垃圾桶中找到出一截约束带使用。期间,一位养老院值班领导全程观看一男一女两名护工为老人绑约束带。护工用约束带横着绑在老人的右腋下和胯部。男护工甚至在离开时,还用力将约束带打结处再次拽紧实。

17时56分,两名护工在值班领导的观看下,为老人绑上约束带。

三人离开房间后,高仔用一只右手解约束带。半个小时后,她终于解开了,把约束带掖在了被子下面。

19时08分,高仔被发现了。男护工开灯后进入房间,在两人撕扯中,再次将高仔绑上,比上一次绑得更紧。高仔不断用力拍打被子表示不愿意被绑,仍旧无效。

这一次确实系得很紧,高仔折腾了一个小时,还是没能将右腋下的约束带解开。她想了另一个办法——钻出约束带。

高仔又被男护工发现了,她被塞回了约束带。男护工解开那截从垃圾桶捡出来的短约束带,将高仔右腋下的约束带向下拽后与另一物体捆绑。高仔想钻也钻不出去了。

20时11分,男护工第三次进入房间为老人绑约束带。

监控视频显示,20时47分之后,高仔始终没有动弹过。她向左侧躺、蜷缩着。

“我又没有偷东西,为什么绑我的手脚。”高仔的外孙女彭淑芳说,她记得2018年年底时,外婆曾对她说,养老院的护工会对其使用约束带很不理解。彭淑芳当时还找了养老院的领导并叮嘱对方一定不要绑着外婆。“这样年纪的人说话不能全信,跟小孩子一样。”院方这样答复彭淑芳,彭淑芳也相信养老院不会再绑外婆了。

在江西当地电视台的采访中,涉事护工杨先生称,捆绑高仔的约束带是用被单撕成的布条做的,绑老人是因为老人不久前从床上摔下来过。“从那天摔跤,家属同意了绑。”杨先生说。

“绑了两天都没怎么样,相信也不会有。她会爬起来,她人瘦。”涉事护工朱女士说。

4月12日,高仔的家人向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分局提出“高仔非正常死亡案”立案申请。5月8日,青山湖分局向高仔的家人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理由是此案没有犯罪事实。

“公安机关调取了从外婆去世前4月1日到4月7日的监控视频,外婆连续7天都被护工以同样的方式被约束。”彭淑芳。

“100多岁的老人死也正常,一根绳子怎么能绑死人?”针对监控录像中的内容,高仔的家人们也曾找过院方讨说法,但院方的冷漠很让高仔的家人们感到难过。

高仔生前多次向家人悄悄说,照顾他的男护工经常会像开玩笑一样,向她的后背打“阴拳”,高仔不糊涂,她能分辨出那是“打”还是“摸”。

为了让护工能好好地照顾外婆,今年春节时,高仔的家人给女护工包了一个200元红包,还买了一些吃的。

“名片”没了

在九九颐家康养中心的宣传彩页上,九九颐家康养中心是由中铁建业养老集团投资的一家养老服务中心,在2017年中旬投入使用。《凤凰周刊》记者在企查查中查询到,江西九九颐家养老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胡怀根,注册资本500万元,大股东也是胡怀根。与其关联的11家公司中,有3家公司与养老产业有关。

九九颐家康养中心为中铁建业养老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一家养老服务中心

据网络公开资料显示,九九颐家康养中心曾是江西首家敢于让老人免费体验7天的养老院,免费试住7天不满意即可无条件退院。并全年提供无休养护服务,24小时不是儿女胜似儿女般贴身护理照料服务。

“外婆是养老院的一张名片,经常有各界领导来养老院视察参观,养老院总是会安排领导们去外婆的房间看一看。”彭淑芳说,有时养老院还让家属对前来视察参观的领导说一说“好话”。

在中铁建业养老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官网发布的一篇文章显示,2018年12月23日,江西省委常委、南昌市委书记殷美根,南昌市委副书记、市长刘建洋带领全市各县(区)百余位主要领导,在青山湖区委书记熊运浪、区长王强,中铁建业养老集团董事长胡怀根、总经理张弓的陪同下考察中铁建业养老集团·九九颐家康养中心。在多张照片中,能够看到相关领导与高仔见面的身影。

在九九颐家康养中心,除了高仔以外,还有另外一位比她大一个月的百岁老人,但与高仔相比,身体状况并不好,还有些糊涂。

彭淑芳说,外婆高仔因为晚上下床,摔倒过两次。第一次是今年春节前,摔倒了左脸,左脸淤紫。第二次就是高仔去世前的4月1日,高仔下床后没站稳摔倒,造成左侧股骨颈骨折。

4月1日下午,得知高仔摔伤的消息后,家人们找到养老院,希望能增加费用,找一个可以始终陪护在高仔身边的护工,防止高仔再次摔伤。但院方以“人手不够,请不到护工为由”没有同意。

涉事养老院

5月17日,针对“九九颐家康养中心老人死亡事件”,江西南昌市青山湖区政府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青山湖区民政局等单位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驻该康养中心调查,初步查实,由于死者生前有半夜自行起床摔伤的经历,康养中心为防止此类事故再发生,在未与家属签署正式协议的情况下对其进行了保护性约束处理,同时涉事护理人员在对老人进行保护性约束过程中存在服务不规范,暴露出该康养中心存在比较严重的管理问题。青山湖区民政局责令康养中心停业整顿,并在停业整顿期间不得再接收新入住老人,对已入住老人进行妥善安置。

在高仔家人与九九颐家康养中心签订的《养老服务合同》中,“约束带使用约定”为空白页,并未有任何人同意对老人使用约束带约束。

高仔与九九颐家康养中心的养老服务合同中,“约束带使用约定”中为空白

“监控录像中能看出来外婆是极不愿意被绑的,但护工根本不听老人本人的意见继续绑。”彭淑芳说。一个百岁老太婆怎么能和一个甚至多个中年人对抗。

22日,《凤凰周刊》记者来到九九颐家康养中心,在客服中心的门两侧,张贴着一份江西九九颐家养老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内容为“因公司进行内部规范管理整顿,暂不对外接收长者入住,待整顿工作完成后,另行通知。”

中铁建业养老集团客服中心主管称,目前,涉事的两名护工并未开除,只是不再照顾院内老人,而院里的其他老人仍居住在养老院内……

本文为凤凰周刊头条号内容节选

余下全文请识别下方二维码阅读


记者|史东旭

编辑|孙杨


{ 近期热点 }

中药注射液|父母眼中的体面工作

中国奇葩户型大赏|监控镜头下的成年人

酒桌上被偷拍|十二生肖鄙视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