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展览,引发关于未来中国家具设计的探讨。|退藏

发布时间:2019-07-11   来源:全讯网论坛   

9月摩登上海时尚家居展馆里,一场名为“Creation of Creators” (以下简称COC)的展览别开生面。


与其他聚焦于“物”的展会不同,COC的视角聚焦在“人”,将平面设计师、造型师、跨媒介传播者等各行各业的设计者们汇聚于此。

这些通常隐藏在幕后默默创作的一群“乙方”,在COC完全纯白的空间上尽情展示着他们在各自领域内的创造力。


COC展览现场,2000平米的纯白空间像一张巨大的空白画布,任由人与物在其上涂抹色彩 。(摄影:王为)


表面上,COC像是一场多彩的装置艺术展,不过在发起人之一的周宸宸看来,现场的展示与互动更多只是一个引子,他并不仅仅站在策展人的角度策展一场展览 ,更希望作为一个先行者探索未来之路。

从COC延伸出来,他想尝试和探讨的,是设计文化领域与“居”类制造业之间无限对接的可能。

身为独立家具产品设计师,周宸宸带着理性的分析和缜密的逻辑不断观察与思考。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现在的设计领域与家具行业,其实一直存在不一样的运行法则和评判规则。他也意识到,只有当这两个部分相处得越来越融洽,二者相辅相成,未来的中国家具设计才有可能走得更远,乃至于在国际上发出声音。

对话周宸宸

Q_赖丹蕾  A_周宸宸

1.

中国市场及消费者的认知

都已到达一个临界点



Q:目前国内的家具需求呈现出怎样的特点?

A:就目前的国内市场来讲,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多国际品牌进入中国,也会有更多好的中国本土品牌诞生,这是因为整个中国市场及消费者的认知都已经到达一个临界点,国人的选择也会越来越多。

而中国家具设计产业在不远的未来,在市场端、经济端、产业端会转型升级,向发达的经济体靠拢,而由此引发的是国人对于设计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多元。

Q:作为独立家具产品设计师,您如何在自我表达与大众需求之间取得平衡?

A:广义上的“自我表达”,也就是创意(这里指的不是造型或功能等狭义上的创意),它就在市场需求之中,并不需要和市场需求平衡。当然,产品设计中,满足市场需求之后,在某一维度上的强烈创新性,也是非常重要的。


周宸宸为梵几设计的最新FF系列之Kuan Chair 和 Kuan Bar Chair

在与家具品牌合作的过程中,周宸宸一直在尝试寻找属于中国现代与世界同步的设计表达方式,进而表达出独特的中国当代设计语言。(摄影:梵几)


Q:能否说说您的设计理念?

A:设计理念在每个阶段都会有所不同。当下,希望我们的设计能对中国的设计行业以及设计相关的产业,甚至社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希望我的设计是人性化的,区别于现如今很多仅是为了设计而设计的作品,表面上可能满足了大众的好奇心,迎合了媒体的传播喜好,但这对于设计产业的发展并没有什么贡献。

另外我们也肩负着在世界范围内去创造“中国设计”这样一个认知的使命,不只是中国风格,而是有中国的基因,能够被世界绝大多数人接受的设计状态。



2.

中国家具设计,

不可能脱离当前的社会形态与结构

而孤立存活。

Q:在您看来,什么是有“中国味道”的家具?

A:“中国味道”并不能概括为某一具象化的特征,但一定是世界通用并且认可的,为世界上大部分人,为共通的部分去做的设计。我们不想把中国味道局限在某个地域或文化中,但又不会忽略自己的背景,因为这是我们的立足点,也是中国设计的立足点。同时,我们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更多的维度。设计是没有界限的。

之后,我会有非常多不一样的、跳跃性的设计,也一定会带来争议,但其实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此外,也一定会坚持优雅、美和有时间感的设计。


周宸宸设计的Fan Chair,将金属、木材、布艺三种材质进行组合,中国传统团扇形态的椅背,不经意间带来清凉之意。

2016年,周宸宸凭借这件“Ping Screen“屏风获得米兰国际家具展SaloneSatellite Special Mention设计奖。


Q:如今国内的家具设计与国外相比,最大的差距是什么,差距从何而来?

A:从社会背景来看,中国的经济发展也不过三四十年,如果没有这个前提就去比较,是不理智的事情。

设计一定要依附于当下的社会形态和阶段,不可能脱离当前的社会形态与结构而孤立存活。设计不是一个具体的职业、行业,无法不跟其他环节产生关系就自己产生价值,就像合作方是什么水平,在一定程度上会决定设计的水平。

整个中国的状态和人们的需求状态,在精神层面和发达经济体是有差距的,这个差距决定了他们会如何看待设计、如何选取设计,所以我觉得这是最本质的。对于已经进入到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不仅要明白这样一个背景,当然也要不遗余力地思考和追求。



3.

中国家具设计的未来,

是设计产业的转型升级。

Q:未来中国家具如何才能形成有中国特色的设计语言? 

A:有时候“中国特色”、“中国文化”会被过分放大,所以谈及文化,我会愿意用“西方”、“东方”这样的词汇。在如今的全球化社会,“当代文化”是首当其冲的,而后才是“东方文化”、“西方文化”,三者之间一定会有交集和碰撞。

比如日本设计、北欧设计、意大利设计,其实80%都是基于人类共同的“当代文化”,20%融合了它们各自的民族文化影响。

而属于中国自身的文化影响,依然还需要我们不断地汲取、剥离与提炼。因为现在我们看到的一些所谓的被放大化的“中国文化”,其实并不全是从中国文明中流传下来的,某些所谓的文化,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一种“行为习惯”。


COC现场的正中位置是论坛的主舞台,为期三天,这里一共举行了13场与“设计”和“未来”相关的主题讨论。舞台两侧,每一个展位都面向论坛,参展者既是论坛参与者也是聆听者。(摄影:王为)


Q:如果从COC的角度出发,您认为中国家具设计产业未来应如何发展?

A: 中国家具设计的未来是设计产业的转型升级。

目前中国经济的发展已经到了“改革开放初期经营模式”的临界点,转型升级背后的核心,是商业基因和商业经营模型的根本转变。而那些不本质的、单线程思维的、用金钱就可以直接达成的“伪转型升级”则都是虚假的。只有将“设计”与“品牌驱动”注入到商业的基因层,才能从源头真正实现转型升级,进而实现中国产业乃至社会向发达经济体的进化过程。


-END-


▼ 阅读原文,订阅《中国古典家具》2018年10月刊